相关文章

南京黑老大开公司每周开例会让手下相互揭短

  一个多次蹲过“号子”的“浩哥”,走出牢房后,不思悔改,纠集了几十名闲杂人员,开办了两家公司,投入了轰轰烈烈的“商海”中。但奇怪的是,这个坐拥包括悍马汽车在内七辆汽车、多处资产的公司,运行一年多,却从来不做买卖。当他在“道”上的名气越来越大时,警方根据线索将其抓获,从公司缴获了信号枪、子弹、手铐、砍刀、电击器、对讲机等多种器械。

  昨天,这个团伙的19名骨干成员在南京下关法院受审,据悉,仅首犯“浩哥”一人涉嫌的罪名就多达六个,分别是涉嫌组织、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、非法拘禁罪、抢劫罪、故意毁损公私财物罪、聚众斗殴罪、寻衅滋事罪。据悉,庭审从昨天开始将持续三天,而这个团伙是南京近年来影响较为恶劣的涉黑团伙。

  □现代快报记者张瑜田雪亭

  摆放老虎机引发斗殴事件“带路黄牛”也有他们的份儿

   [案发]

   摆放老虎机引发斗殴事件

  “不好了,打出人命了!”2010年11月,警方接到报警,称几十人在南京城北一家烧烤店门口摆场子打斗,造成多人受伤。

  根据警方调查,现场参加斗殴的人员,至少有一二十人,很多人手持砍刀、铁棍等器械。警方意识到,这一事件背后肯定有内幕。据了解,双方的斗殴,源于在烧烤店门口摆放老虎机发生争执。

  警方很快又在案发现场几百米外的一处单位门口发现了异常情况,在斗殴事件发生的前后,该单位门口曾经聚集了几十名男子,不少人都是光头、文身,手中持有砍刀等凶器。民警据此深入调查,发现了一个以牛浩为首的涉黑涉恶团伙。

   [调查]

   “带路黄牛”也有他们的份儿

  经侦查,牛浩的团伙,除了接土石方工程、搞拆迁挣钱外,还开设赌档、插手民间借贷纠纷,通过敲诈、抢劫等方法获取钱财。媒体一度关注报道的“带路黄牛”,也是牛浩团伙的主营业务之一。牛浩指使团伙成员涂兵、蔡军祥等人每晚7点至第二天早上7点,以每辆车100元的报酬,帮外地超载货车通过收费站,每天获利数千元。三桥的“业务”以前是浦口活闹鬼控制的,牛浩带领手下聚众斗殴,打败了对方控制了该“业务”。

  2011年8月,以牛浩为首的19名骨干成员全部落网,当场收缴作案用七部车辆,以及信号枪6支、子弹若干、砍刀、匕首、手铐、头套、电击器、木棍、铁锹、对讲机等作案工具。警方表示,牛浩团伙于2010年4月形成,至2011年8月被摧毁,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发展壮大。

   [庭审]

   众多法警把门严控旁听人员

  昨天,牛浩等19名嫌犯因涉嫌组织、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、非法拘禁罪、抢劫罪、故意毁损公私财物罪等多项罪名,在法院受审。案件本是公开开庭,不过记者试图进入庭审现场旁听时,却吃了“闭门羹”。法院门口戒备森严,众多法警把门,大门也只开了一半。门内,多名法官、法警在维持秩序,而门外有十多人试图进入法院旁听,均被劝住,理由是“法庭太小,容纳不了太多旁听者”。

  由于案情复杂、被告人数众多,律师就有十几名,庭审持续了一天,也仅仅是简单询问了19名被告人的基本情况,审理尚未进入实质阶段。

   “黑老大”派头

   只准手下称他“浩哥”车队出行他的悍马排第一

  今年30多岁的牛浩,南京人,十几年前,因为寻衅滋事被劳教,之后因为贩毒被判刑,又因寻衅滋事、聚众斗殴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被劳教、判刑。2010年,牛浩出狱后立即组建了两家公司,经营起了“黑社会”业务。

  为了确定自己在团伙中的老大地位,牛浩明确规定手下成员不许直呼其名,也不能喊“牛总”。在道上只有配做“大哥”的人才能当老大,所以要求手下一律称呼他为“浩哥”。

  外出办事时,只有牛浩才可以坐着,其他人必须站在他两旁或身后;牛浩讲话时,其他人不能插嘴;为了炫耀实力,吸引更多的人加入团伙,牛浩购买、租赁或向朋友借了7辆车,车队外出时,牛浩乘坐的悍马车排在第一个,其他成员的车子不得超过悍马。

   公司化运作

   用车报销都得他同意每周还要开批评会

  牛浩还为公司制定了极具现代管理理念的制度,提倡成员之间“批评和自我批评”。

  比如用车,牛浩规定手下成员用车必须经过他本人同意,然后到“财务总监”秦元武那里或值班室拿钥匙。